Block.one向社交突变,BM的理想国终将归于何处?

核财经观察·热度: 18548
虔诚地追随者袒露出这样的心声。然而,满周岁的EOS又将所指何处?某种程度上,“脾气怪异的天才”BM将是一个关键性因素。
pow'er北京峰会


文︱主笔 Vincent

来源|核财经

 “One world,one EOS。”这是来自中国社区一批虔诚信徒的心声。

北京时间2018年6月15日凌晨1:50,EOS投票率超过15%,主网正式激活上线。从那一刻起,EOS就像一个向导,吸引了无数地追随者。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又是一年。在EOS上线一周年到来之际,EOS的灵魂人物BM频繁出现在电报群以及Twitter上,各种“卖关子”,吊足了币圈人的胃口。

“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高悦作为一枚老韭菜,他预测将有大事发生。

6月2日上午7时,所有的猜测终成定局。Block.one JUNE大会上,Block.one推出了1项更新和3款产品:发布EOSIO 2,EOS VM合约速度提升12倍;发布硬件产品EOS yubico key;宣布与Coinbase合作,推出教育产品;最后,压轴发布了社交产品“Voice”。这无一不在表明,“BM在做事,未来EOS会更好”。

不过,重仓杀入的投资者们却没捞到好处。“牛皮吹上了天,结果却不尽人意。”高悦眼中的重磅利好泡汤了,令其直呼“太坑人”。

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似乎并没有那么糟糕。EOS Beijing联合创始人孙玉石向核财经APP表示,发布会释放了大量重要信息,在软硬件、安全、社交、交易、用户教育等方面都有涉及,时间紧凑而没有拖沓冗余。“如果站在稳步推进EOS发展与生态建设的角度,这已经是一个足够好的消息了。”他展现出一贯的沉稳且老练的口吻,并认为这在浮躁的币圈已属难能可贵。

这几日,Block.one JUNE大会不仅余波未息,还引发了一连串的热议与思考。为此,核财经APP走访了多位EOS生态的参与者、实践者和建设者,试图解读一周岁EOS浮华背后的归处。

BM的三段“姻缘”

BM,真名 Daniel Larimer,而“BM”是其网络昵称“Byte Master”的首字母缩写。他不仅是一个连续创业者,还因把Bitshares(比特股)、Steemit、EOS三个项目都曾带到了区块链市值排名榜前五而彪炳史册。

事实上,除去高光之外,亦有留在时光里的暗淡印记。首个创业项目Bitshares曾困于资金问题,当时,BM抛出了一个另类的解决办法——“增发”,招致陷入全社区反对的汪洋大海之中无所遁形。在Steemit项目期间,BM喜欢给漂亮妹子点赞,引得社区一阵叹息:人性从来就经不起考验。

此外,天才都标配着一副“怪脾气”,这在BM身上尤甚。

“BM经常会在社区里抛出很多新想法,让人烦恼不堪。”高悦的所见所闻亦得到多人连连称是。其实,最令人诟病的当属BM面对质疑者时表现欠佳,高悦认为,斗嘴式的互“怼”实在没有必要,也有失身份。

EOS诞生之初,便高调宣称要“打造一款百万级TPS的区块链操作系统”。这在高悦等一批看得懂白皮书的资深韭菜眼里,这个“饼”足够香甜。“EOS白皮书中描绘了一个‘百链并行’、‘百万TPS’ 的美好蓝图,这不得不让人为之倾倒。”他说。

其实,当时还有另外一种声音。有业内人士就指出,EOS更像是Bitshares与Steemit集大成者,是BM多年经验的叠加。

随后,为期一年的全球募资达40亿美元,成为“史上最大ICO”。接着,盛况空前的超级节点竞选、一波三折的主网上线……撩人的“套路”一波接着一波,都将币圈的聚光灯牢牢地锁定在EOS身上。

相形之下,EOS争议也是最多的。比如说,高性能尚未兑现、用户门槛过高、DApp生态失衡、社区治理不力等问题在整个行业内频遭诟病。

今年1月18日,EOS Network Monitor数据显示,EOS主网创下了6234次/秒的TPS峰值。一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冷冷地拍向了它。

不仅如此,EOS Bank创始人、区块链开发者周主任表示,EOS作为公链领头羊,对开发者并不友好。“从技术上来说,现在的编程语言还远不够完备。官方提供的一些函数方法太少,很多经典函数方法亦无法实现。目前,在EOS上甚至连一个对称加密的解密函数都没有,因此很多编程受限。说白了,‘王者荣耀’还无法生产在区块链上。”她说。

而抛开这些艰涩难懂的专业术语,在普通投资者眼里,百万TPS遥遥无期,RAM被“黄牛党”和“大财团”垄断也是不争的事实。

据NULS CEO 黄丽君观察,公链接下来的方向是跨链下的生态互通,从而使各个公链不再是“价值孤岛”,而是回到币币流通的核心位置。而EOS侧链能否扛起跨链互通的大旗,尚待观察。

从赌到黄的畸形路

EOS主网上线以前,以太坊在吸引和开发DApp应用方面一枝独秀,但是,因为性能和可扩展性上的限制,从“加密猫”到“FOMO3D”,再火的DApp均毫无例外地陷入网络瘫痪的僵局。

2018年7月12日,EOSBet宣布从以太坊主网迁离,并很快在EOS上大获成功。当时,EOSBet项目方负责人雪儿难掩兴奋,称EOS将重构数字文明新秩序。她还说,“以太坊上DApp的发展空间渐行渐窄,EOS在性能和可扩展性方面的优势开始凸显。”

从去年10月开始,EOS生态的Dapp开始爆发式增长。同时,“菠菜类”DApp一发不可收拾,长期占据了DApp生态的半壁江山。

DAppReview数据显示,截至6月9日12时,EOS DApp共有547个。其中,游戏类85个,占比15%;社交类7个,占比1%;市场类36个,占比7%;“菠菜类”300个,占比55%;风险类33个,占比6%;其它86个,占比16%。

EOS DApp生态百分比图。数据来源:DAppReview

“‘菠菜类’DApp是EOS生态发展的重头戏。可见,DApp的整套赚钱逻辑和玩法已成流水线生产模式。”创世MEETUP发起人张海波认为,EOS在生态建设上起到了一个不好的示范作用,不仅“菠菜类”DApp泛滥成灾,还严重地消耗了币圈的存量用户。

据DAppTotal.com 06月09日数据显示,昨天,四大公链DApp单日活跃用户共有182,977个,其中EOS公链占比62.05%。其中,总用户量(个): EOS(113,533)> TRON(50,410)> ETH(19,034)> IOST(9,765);总交易次数(笔):EOS(4,521,548)> TRON(742,036)> IOST(298,545)> ETH(66,400);总交易额(美元):TRON(10,965,118)> EOS(10,235,204)> ETH(4,228,932)> IOST(438,854)。

四大公链单日数据对比。数据来源:DAppTotal.com

若按单个DApp交易次数来说,今年二月蹿红的Hash Baby占据榜首,且优势明显。不少业内人士担心,Hash Baby如果将EOS的DApp生态引向另外一个极端,且尾大不掉,或许会成为监管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

在Block.one JUNE发布会上,BM对EOS的用户量与交易量颇为自豪。他还表示,就DApp生态系统而言,其它区块链的表现与EOS相比似乎相形见绌。

对此,IMEOS CMO章浩深以为然。他指出,从赛迪研究院发布的全球公有链技术评估指数来看, EOS 已连续 12 期位列第一。目前EOS不仅在DApp方面取得了绝对的领先地位,主网注册的账户数量也超过了120万。

不过,近日Decrypt报道称,来自AnChain.AI的研究报告显示,EOS Dapp中,只有四分之一的交易是由真实的人产生,75%的交易是由机器人账户使用自动程序进行的高频率交易。此外,报告还发现使用DApp的所有EOS帐户中有一半是机器人。

PeckShield数据还显示,去年红极一时的“菠菜”类DApp“BetDice”同期有约 20000 个 EOS 账号是由 10 个 EOS 账号创建,作为这 10 个账号二级账号,占了该游戏总智能合约交易账户数量的 57%。由此可见一斑。

Block.one向社交突变

“最近有点浮躁,一直处于Block.one JUNE大会的焦虑和亢奋中。”不过,随着大会波澜不惊的结束,高悦期盼已久的利好传闻已然落空,震荡滚球游戏仍在持续。

对此,高悦颇有微词。“BM作为EOS的灵魂人物,其言论莫衷一是,害苦人币圈人。”他喃喃自语道。

相对于投资者的铩羽而归,身为开发者的EOS Store联合创始人兼CTO王成松却收获了信心。在他看来,首先,夯实了虚拟机、并发性等的底层基础,有助于承载大型应用。其次,Block.one在探索新的应用,可见他们并不满足于“菠菜”和游戏DApp的现状。

无一例外的是,发布会后,业内将目光聚焦到了Block.one开发的社交媒体平台Voice身上。他们认为,Voice作为EOS官方出品的社交应用平台,这是EOS引领DApp生态转向的一个信号,更是EOS深入实践区块链应用的突破口。

“EOS的这一举动显然更加具有战略眼光。”章浩表示,Voice有可能是用去中心化手段变革社交生态的标志性产品。他还认为,在互联网竞争格局中,腾讯已证明“得社交者得天下”,而EOS打出社交媒体这张牌,或许还能摘掉“菠菜公链”的帽子。

核财经APP了解到,当前市面上的社交产品中,用户作为内容的生产者,并没有获得收益,而社交平台恰恰是最大受益方。

“Voice的出现,就是为了改变目前的现状。”Block.one CEO Brendan Blumer(BB)这样说道。

从官网描述中可知,Voice 将通过 Token 模型设计,激励创作、分享、发现与推广优质的内容,建立起一个由真实用户,而不是机器人或是僵尸账户组成的社交媒体平台。

需要指出的是,在EOS网络中,上述操作都需要消耗 EOS 系统的资源,而在Voice中将有所不同,所需 EOS 资源全部由 Block.one 提供,免去了普通用户支付的RAM、CPU 等资源费用。

基于此,Block.one早在5月28日那天,将解锁的980万EOS中的330万个EOS用来购买内存,这不仅导致RAM暴涨200%以上,还一举登上RAM资源排行榜的榜首。截至6月9日15时数据显示,Block.one共买入了31.95GB的EOS RAM资源,在整个生态中占比27.1%。


EOS网络中RAM资源排行榜。数据来源:IMEOS

高悦告诉核财经APP,Block.one的这一举动乐坏了倒卖RAM资源的“黄牛党”,使其大赚了一笔。所以,熟悉EOS的投资者猜测,Voice还将得到官方的格外关照。

目前,Voice 已经开放了测试版注册。6月2日,BB还在推特上表示,Voice令牌旨在去中心化注意力经济。社交媒体是一种注意力经济,由拥有该平台的企业垄断。Voice通过Voice Token将控制权交还给用户,而不是拍卖给出价最高的人。

BB在推特上表示Voice令牌旨在去中心化注意力经济。数据来源:BB推特

高悦摩拳擦掌的向核财经APP表示,“Voice是EOS一周年的大礼包,发财要趁早。”其言外之意,无论Voice成功与否,先赚一把再说。

与之相较,唱衰者也不乏其人。张海波就表示,一切华丽的包装都要回到能否为区块链世界带来增量资金和增量用户的逻辑上。

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12bet娱乐 pt88.vip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关键字:  VOICEBMEOS
推广
最近更新
本文来源:核财经观察
原文标题:
涨跌幅
排名名称价格(USD)涨幅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暂无内容

评论0